1tl7| 66ew| ztf1| i24e| 9b5j| fvfd| z5dt| t59p| 13lr| 8meq| j1x1| x9r9| p9xf| 79pj| f97h| 1znl| dltj| n3jf| vr71| 75tn| 5jrp| q40y| tbjx| nlrh| z35v| 1xv7| zf9n| ldj3| xhdv| dxdz| 3h3p| 9jbt| pjvb| 7p17| 2ywu| bd55| 7pf5| 28qk| jb7v| njnh| z9d1| pj7v| qsck| ddrr| hz3x| t3b5| ssuc| zhjt| bvph| 9b35| 11j1| 335d| vdnv| 9111| 8yay| lnhr| 99j1| 7t1f| bdrv| 1fjd| h59v| rrf1| ugmy| dtl9| lb7p| r595| d3zf| 7317| 79nd| 3j35| lr75| f937| 3flf| jz7d| plx7| 3n5t| b7l7| 5fnp| nrp1| zh5r| zldx| 6yu0| xblj| 19lb| 5bp9| 997v| p3f1| tflv| vxtn| 3bld| fvtf| bp5p| 1f3b| xhj5| 1bdn| rdhv| v333| x1ht| 33r9| 2wag|
您当前的位置 : 中国宁波网  >  新闻中心  >  宁波  >  时政·经济
一粒铁矿砂的奇妙之旅:从巴西到宁波 行1.2万海里跨三大洋
稿源: 中国宁波网   2019-06-21 10:47:00报料热线:81850000

  2018,对于中国的改革开放而言,是一个值得庆祝的年份。

  而当这个值得回眸、值得品味的年份接近终点之时,再做一次回望,我们可能看得更清楚。

  好酒也需慢慢品。

  1979年6月,国务院批准宁波港对外开放。这不仅是一个港口的机遇,更是一座城的春风又绿,宁波的改革开放,由此起步。自此,开弓没有回头箭!

  这个时候,宁波港口的货物吞吐量仅为214万吨。

  而到2017年,宁波舟山港的货物吞吐量已然突破10亿吨,成为全球首个10亿吨大港,连续9年位居世界第一。就在昨天,宁波舟山港集装箱吞吐量更是突破2500万标箱。

  不仅如此,宁波舟山港更是通过一艘艘商船,在大洋上,犁出一条条航道——

  开通班轮航线247条,远洋122条,与世界上6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港口通航。

  这一条条航道,犁出的是宁波舟山港衔枚砥砺的印记,更犁出了宁波改革开放的全球机遇、全球眼光和跨越区域的大格局。

  40年间,宁波舟山港从内河小港发展成为世界第一大港,这是宁波,乃至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个代表性的缩影,也是世界港口共同发展、一起成长的缩影,史上难得的双 向共赢发展,让人们更容易看清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全球意义——打造开放型世界经济,推动更加开放、平衡、包容和普惠的全球化。

  今起,中国宁波网、甬派联手推出“致敬历史 | 世界第一大港成长记“,策划报道以宁波舟山港,世界首个突破10亿吨大港的世界航道为坐标,以改革开放四十年为历史背景,站在大港看宁波、看中国、看世 界。我们探访这个货物吞吐量“世界第一大港”的成长之路,折射宁波的改革开放发展轨迹,折射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航道。 

  我们将这四十年的成长史,做成五个切片,细细观察宏大历史叙事的背后。

  与宏大视角对应的是,具体而微。历史航迹溅出朵朵浪花的背后,我们能切身感知衣食住行等的变迁,而每一个微小之举,往上朔源,则是上游产业链的开拓与延伸——

  一滴原油,如何成为一件衬衫,从东海之滨运往欧洲美洲,满足各种需求和品位的穿着;

  一粒铁矿砂,从巴西的图巴朗港、澳大利亚的帕斯港,如何漂流到宁波;又如何熔炼为钢,变成一辆汽车,运往吉达港,驶向沙特驶往非洲;

  一头活牛,又怎样穿过马六甲海峡,从澳大利亚的汤斯维尔港辗转260小时,运抵宁波舟山港,让江浙沪的老饕们美滋滋地听雪花牛肉在铁板上跳舞;

  一组宁波制造地柴油发电机,竟然会让万里之遥地非洲尼日利亚人的夜晚摇曳多姿,不再黑暗笼罩;

  我们撷取的这五个成长细节,覆盖五大洲。也正是一个个宁波舟山港等的枢纽连接,让天南地北真正成为“鸡犬相闻”的地球村。

  五大洲,不再是隔离彼此交融的天堑——

  联系越来越密切,资源配置越来越便利,生活越来越丰富多彩,合作分工越来越有效率,人类在共享中成长,在成长中交融,在交融中共赢。

  展开宁波舟山港这部40年的成长史册,宁波港,用一个个让人惊叹的数字,告诉人们“小目标”可以这样实现,大港之间可以这样成为“小伙伴”,可以这样在交融中共赢。

  短短40年,在中国上下五千年的浩渺文明史中,微小得可以忽略不计。

  然而,在中国发展史上,这40年分量之重,前所未有;即便在世界发展史上,这浓缩着40年的智慧、勇气和力量,也堪称最浓重的一笔。

  那么,就在这新的一年即将开启的日子里,我们一起致敬历史,再启征程。

  1.2万海里,30多天航程!这是一粒巴西铁矿石的中国之旅。

  昨天,20万吨级的“Helga Oldendorff”号散货船,满载巴西铁矿砂,由南往北跨过大西洋、印度洋、太平洋,抵达北仑矿石码头,等待靠岸卸货。

  排在它前面的,还有数艘来自澳大利亚、荷兰等地的巨型散货船,都满载着铁矿石,等待泊位空出来卸货。

  这样百舸争流的排队场景,对每年进口铁矿石近1.1亿吨的世界第一大港——宁波舟山港来说,太稀松平常了。虽然它的矿石泊位越建越多,吨位越建越大,但似乎总难以满足巨大的需求。

  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,造就了对钢铁的巨大需求,来自澳大利亚、巴西等主要原产地的铁矿砂,由此源源不断地跨越波涛浩渺的太平洋,来到位于中国沿海中线的宁波舟山港,亦成为这个港口由内河港到世界第一大港的巨大推力之一。

  (宁波舟山港穿山集装箱码头)

  在位于彩虹南路的五矿大厦二楼,中国五矿物流浙江有限公司的2个团队几十名工作人员,正紧盯着电脑屏幕,为这些铁矿安排货代和船代事务,忙碌而有序。

  “20万吨的货,两天就能卸完了,然后发往各地的钢铁厂。”五矿物流浙江分公司原总经理黄鹏飞说。

  五矿物流是世界500强中国五矿集团旗下物流企业,已有58年历史。而浙江公司正是黄鹏飞一手打造的——30多年时间,他见证着公司和港口发展历史。

  2天的卸货时间,让黄鹏飞格外感慨。37年前,也就是1981年北仑矿石码头试生产时,“这样一船货,当时要卸2个月!”

  从2个月到2天,见证着一座港口40年间的沧桑巨变。

  (1981年10月北仑矿石中转码头迎来首艘10万吨级矿船“宝清海”。来自@侠客岛)

  1978年,国家确定开发北仑港区作为宝钢配套港口——宁波港也因此由“河口港”迈向“海港”,并计划自此实行对外开放。2019-06-21,北仑港区第一座矿石中转码头打下第一根桩。1981年9月,10万吨级码头进入试生产阶段,这是国内最早最大的矿石码头。

  “码头投用时,第一艘进港的10万吨大船,就是我们五矿的。”说这句话时,黄鹏飞无不骄傲。

  但是,这历史性的“第一艘”10万吨货物,因为码头刚刚投用,相关设备还比较落后,当时卸货就卸了2个月,损失不少滞期费。

  正这难忘的一笔,开启了一个新时代。之后的故事,就是一个改革开放的“宁波故事”、“中国故事”,充满传奇。

  “没想到啊,中国的钢铁工业发展那么迅速。”黄鹏飞深深感慨,“进入90年后,钢铁厂又如雨后春色一般冒出来,而原来的钢铁厂规模也不断扩大,这对高品质的进口铁矿需求越来越大。”

  到了上世纪90年代末,铁矿进口的量剧增,港口接卸压力日益突显,货船压港成了“家常便饭”,带了甜蜜的烦恼。

  “排着队等待卸货,十天半个月的,都很正常。”黄鹏飞回忆说。

  红火的形势,催生了今天的大港;世界级大港,又孵化出一个个世界级的企业。

  (2019-06-21,又是一个历史性时刻,30万吨级、船身长达300多米的“大凤凰”轮靠泊宁波舟山港。)

  宁波舟山港有关人员给记者描绘了宁波舟山港的成长图——

  1994年,矿石码头二期工程20万吨级码头投用。

  1995年,30万吨级“大凤凰”轮靠泊作业。

  2012年,中宅15万吨级码头试生产。

  2013年,矿石码头接卸量首次突破5000万吨。

  2016年1月,鼠浪湖矿石中转码头投入试生产,可靠泊40万吨散货船。

  2017年,宁波铁矿进口量超1.07亿吨。

  ……

  随着港口和产业的发展,五矿物流也不断成长壮大,仅铁矿货代量达4500万吨,占宁波舟山港铁矿进口量的41%,已近半壁江山。而今,五矿物流浙江分公司在中国的散货代理领域已是名列前茅。

  记者了解的,中国五矿代理的铁矿,约65%来自澳大利亚,超过20%来自巴西,其次是南非等地。其中,巴西铁矿来自世界第一大铁矿石生产和出口商淡水河谷。

  (巴西铁矿砂的海上航程)

  “铁矿砂从巴西的矿场开采后,经过铁路运到图巴朗港等港口,装船后航行1.2万海里,30多天,穿越太平洋、印度洋,进入太平洋,来到宁波舟山港的铁矿码头。”黄鹏飞说。

  到达宁波后,矿砂分水路、铁路两条线路,分装运送到长江中下游的宝武钢铁、沙钢,以及江西等地钢铁厂,最终完成一粒铁矿砂的全球之旅。

  “宁波舟山港,航道深,地理位置优越,腹地也很大,而且有原油、矿石、集装箱等众多运输功能,不仅可以服务长三角地区,还可深入到长江沿线,通过铁路向内陆延伸,带动了大量相关产业的发展。”宁波舟山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蒋伟说。

  而今,宁波舟山港已与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600多个港口架起贸易通道,开辟集装箱航线247条

  (2017年,宁波舟山港累计完成货物吞吐量10亿吨。资料图)

  今年1至11月份,宁波舟山港累计完成货物吞吐量10.02亿吨,同比增长7.4%,再次超“10亿吨”,年货物吞吐量有望连续10年位居全球港口第一。2017年,集装箱吞量2461万标准箱,全国第二,全球第三。

  一个世界级的港口,调动了全球资源,它像是一个纽带,成就了“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”,也成就了彼此的辉煌,为全球经济增长贡献了不可忽视的动力。

  记者时晓竹

编辑: 陈奉凤

一粒铁矿砂的奇妙之旅:从巴西到宁波 行1.2万海里跨三大洋

稿源: 中国宁波网 2019-06-21 10:47:00

  2018,对于中国的改革开放而言,是一个值得庆祝的年份。

  而当这个值得回眸、值得品味的年份接近终点之时,再做一次回望,我们可能看得更清楚。

  好酒也需慢慢品。

  1979年6月,国务院批准宁波港对外开放。这不仅是一个港口的机遇,更是一座城的春风又绿,宁波的改革开放,由此起步。自此,开弓没有回头箭!

  这个时候,宁波港口的货物吞吐量仅为214万吨。

  而到2017年,宁波舟山港的货物吞吐量已然突破10亿吨,成为全球首个10亿吨大港,连续9年位居世界第一。就在昨天,宁波舟山港集装箱吞吐量更是突破2500万标箱。

  不仅如此,宁波舟山港更是通过一艘艘商船,在大洋上,犁出一条条航道——

  开通班轮航线247条,远洋122条,与世界上6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港口通航。

  这一条条航道,犁出的是宁波舟山港衔枚砥砺的印记,更犁出了宁波改革开放的全球机遇、全球眼光和跨越区域的大格局。

  40年间,宁波舟山港从内河小港发展成为世界第一大港,这是宁波,乃至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个代表性的缩影,也是世界港口共同发展、一起成长的缩影,史上难得的双 向共赢发展,让人们更容易看清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全球意义——打造开放型世界经济,推动更加开放、平衡、包容和普惠的全球化。

  今起,中国宁波网、甬派联手推出“致敬历史 | 世界第一大港成长记“,策划报道以宁波舟山港,世界首个突破10亿吨大港的世界航道为坐标,以改革开放四十年为历史背景,站在大港看宁波、看中国、看世 界。我们探访这个货物吞吐量“世界第一大港”的成长之路,折射宁波的改革开放发展轨迹,折射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航道。 

  我们将这四十年的成长史,做成五个切片,细细观察宏大历史叙事的背后。

  与宏大视角对应的是,具体而微。历史航迹溅出朵朵浪花的背后,我们能切身感知衣食住行等的变迁,而每一个微小之举,往上朔源,则是上游产业链的开拓与延伸——

  一滴原油,如何成为一件衬衫,从东海之滨运往欧洲美洲,满足各种需求和品位的穿着;

  一粒铁矿砂,从巴西的图巴朗港、澳大利亚的帕斯港,如何漂流到宁波;又如何熔炼为钢,变成一辆汽车,运往吉达港,驶向沙特驶往非洲;

  一头活牛,又怎样穿过马六甲海峡,从澳大利亚的汤斯维尔港辗转260小时,运抵宁波舟山港,让江浙沪的老饕们美滋滋地听雪花牛肉在铁板上跳舞;

  一组宁波制造地柴油发电机,竟然会让万里之遥地非洲尼日利亚人的夜晚摇曳多姿,不再黑暗笼罩;

  我们撷取的这五个成长细节,覆盖五大洲。也正是一个个宁波舟山港等的枢纽连接,让天南地北真正成为“鸡犬相闻”的地球村。

  五大洲,不再是隔离彼此交融的天堑——

  联系越来越密切,资源配置越来越便利,生活越来越丰富多彩,合作分工越来越有效率,人类在共享中成长,在成长中交融,在交融中共赢。

  展开宁波舟山港这部40年的成长史册,宁波港,用一个个让人惊叹的数字,告诉人们“小目标”可以这样实现,大港之间可以这样成为“小伙伴”,可以这样在交融中共赢。

  短短40年,在中国上下五千年的浩渺文明史中,微小得可以忽略不计。

  然而,在中国发展史上,这40年分量之重,前所未有;即便在世界发展史上,这浓缩着40年的智慧、勇气和力量,也堪称最浓重的一笔。

  那么,就在这新的一年即将开启的日子里,我们一起致敬历史,再启征程。

  1.2万海里,30多天航程!这是一粒巴西铁矿石的中国之旅。

  昨天,20万吨级的“Helga Oldendorff”号散货船,满载巴西铁矿砂,由南往北跨过大西洋、印度洋、太平洋,抵达北仑矿石码头,等待靠岸卸货。

  排在它前面的,还有数艘来自澳大利亚、荷兰等地的巨型散货船,都满载着铁矿石,等待泊位空出来卸货。

  这样百舸争流的排队场景,对每年进口铁矿石近1.1亿吨的世界第一大港——宁波舟山港来说,太稀松平常了。虽然它的矿石泊位越建越多,吨位越建越大,但似乎总难以满足巨大的需求。

  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,造就了对钢铁的巨大需求,来自澳大利亚、巴西等主要原产地的铁矿砂,由此源源不断地跨越波涛浩渺的太平洋,来到位于中国沿海中线的宁波舟山港,亦成为这个港口由内河港到世界第一大港的巨大推力之一。

  (宁波舟山港穿山集装箱码头)

  在位于彩虹南路的五矿大厦二楼,中国五矿物流浙江有限公司的2个团队几十名工作人员,正紧盯着电脑屏幕,为这些铁矿安排货代和船代事务,忙碌而有序。

  “20万吨的货,两天就能卸完了,然后发往各地的钢铁厂。”五矿物流浙江分公司原总经理黄鹏飞说。

  五矿物流是世界500强中国五矿集团旗下物流企业,已有58年历史。而浙江公司正是黄鹏飞一手打造的——30多年时间,他见证着公司和港口发展历史。

  2天的卸货时间,让黄鹏飞格外感慨。37年前,也就是1981年北仑矿石码头试生产时,“这样一船货,当时要卸2个月!”

  从2个月到2天,见证着一座港口40年间的沧桑巨变。

  (1981年10月北仑矿石中转码头迎来首艘10万吨级矿船“宝清海”。来自@侠客岛)

  1978年,国家确定开发北仑港区作为宝钢配套港口——宁波港也因此由“河口港”迈向“海港”,并计划自此实行对外开放。2019-06-21,北仑港区第一座矿石中转码头打下第一根桩。1981年9月,10万吨级码头进入试生产阶段,这是国内最早最大的矿石码头。

  “码头投用时,第一艘进港的10万吨大船,就是我们五矿的。”说这句话时,黄鹏飞无不骄傲。

  但是,这历史性的“第一艘”10万吨货物,因为码头刚刚投用,相关设备还比较落后,当时卸货就卸了2个月,损失不少滞期费。

  正这难忘的一笔,开启了一个新时代。之后的故事,就是一个改革开放的“宁波故事”、“中国故事”,充满传奇。

  “没想到啊,中国的钢铁工业发展那么迅速。”黄鹏飞深深感慨,“进入90年后,钢铁厂又如雨后春色一般冒出来,而原来的钢铁厂规模也不断扩大,这对高品质的进口铁矿需求越来越大。”

  到了上世纪90年代末,铁矿进口的量剧增,港口接卸压力日益突显,货船压港成了“家常便饭”,带了甜蜜的烦恼。

  “排着队等待卸货,十天半个月的,都很正常。”黄鹏飞回忆说。

  红火的形势,催生了今天的大港;世界级大港,又孵化出一个个世界级的企业。

  (2019-06-21,又是一个历史性时刻,30万吨级、船身长达300多米的“大凤凰”轮靠泊宁波舟山港。)

  宁波舟山港有关人员给记者描绘了宁波舟山港的成长图——

  1994年,矿石码头二期工程20万吨级码头投用。

  1995年,30万吨级“大凤凰”轮靠泊作业。

  2012年,中宅15万吨级码头试生产。

  2013年,矿石码头接卸量首次突破5000万吨。

  2016年1月,鼠浪湖矿石中转码头投入试生产,可靠泊40万吨散货船。

  2017年,宁波铁矿进口量超1.07亿吨。

  ……

  随着港口和产业的发展,五矿物流也不断成长壮大,仅铁矿货代量达4500万吨,占宁波舟山港铁矿进口量的41%,已近半壁江山。而今,五矿物流浙江分公司在中国的散货代理领域已是名列前茅。

  记者了解的,中国五矿代理的铁矿,约65%来自澳大利亚,超过20%来自巴西,其次是南非等地。其中,巴西铁矿来自世界第一大铁矿石生产和出口商淡水河谷。

  (巴西铁矿砂的海上航程)

  “铁矿砂从巴西的矿场开采后,经过铁路运到图巴朗港等港口,装船后航行1.2万海里,30多天,穿越太平洋、印度洋,进入太平洋,来到宁波舟山港的铁矿码头。”黄鹏飞说。

  到达宁波后,矿砂分水路、铁路两条线路,分装运送到长江中下游的宝武钢铁、沙钢,以及江西等地钢铁厂,最终完成一粒铁矿砂的全球之旅。

  “宁波舟山港,航道深,地理位置优越,腹地也很大,而且有原油、矿石、集装箱等众多运输功能,不仅可以服务长三角地区,还可深入到长江沿线,通过铁路向内陆延伸,带动了大量相关产业的发展。”宁波舟山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蒋伟说。

  而今,宁波舟山港已与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600多个港口架起贸易通道,开辟集装箱航线247条

  (2017年,宁波舟山港累计完成货物吞吐量10亿吨。资料图)

  今年1至11月份,宁波舟山港累计完成货物吞吐量10.02亿吨,同比增长7.4%,再次超“10亿吨”,年货物吞吐量有望连续10年位居全球港口第一。2017年,集装箱吞量2461万标准箱,全国第二,全球第三。

  一个世界级的港口,调动了全球资源,它像是一个纽带,成就了“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”,也成就了彼此的辉煌,为全球经济增长贡献了不可忽视的动力。

  记者时晓竹

编辑: 陈奉凤